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案例集錦

溫州市安居工程建設指揮部訴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支行儲蓄存款合同糾紛一案
來源:本站 作者:匿名 時間:2016-11-16

    案由:存款合同糾紛  原告:溫州市安居工程建設指揮部  第一被告: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支行  第二被告:中國農業銀行溫州市龍灣支行  一審人民法院: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支行  被上訴人:溫州市安居工程建設指揮部  被上訴人:中國農業銀行溫州市龍灣支行  二審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經辦律師:葉連友、楊介壽
案情概況:
    溫州市安居工程建設指揮部(以下簡稱工程指揮部)在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支行(以下簡稱開發區中行)開設有銀行賬戶。2004年9月27日,****以工程指揮部名義出具了一份中國銀行轉賬支票,注明:付款人為開發區中行,收款人為溫州云天基礎工程公司(以下簡稱云天公司),金額為184萬元。云天公司在該轉賬支票背面背書委托中國農業銀行溫州市龍灣支行(以下簡稱龍灣農行)狀元分理處收款??⑶行興煊詿穩占?004年9月28日付款。2005年10月,工程指揮部對扣劃該筆184萬元提出異議,其實際上并未發生該筆業務,并向溫州市公安局報案。后經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并經溫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的鑒定,業已證實上述轉賬支票正面出票人簽章欄“溫州市安居工程建設指揮部財務章”及其法定代表人印鑒均系偽造。后經進一步證實,所謂的“云天公司”更是子虛烏有,在工商局根本沒有注冊登記過。2005年11月10日,溫州市公安局以“9.28票據詐騙案”立案。嗣后,工程指揮部特委托我所葉連友律師、楊介壽律師作為其委托代理人,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開發區中行返還工程指揮部人民幣184萬元,并支付相應的利息損失。
    一審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工程指揮部在開發區中行處開戶存款,雙方的權利、義務關系明確??⑶行惺盞焦こ討富硬看嬋詈?,應當履行保證存款安全的義務。工程指揮部在開發區中行的184萬元存款被****以偽造票據的方式騙取,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五十七條關于“付款人及其代理付款人以惡意或者有重大過失付款的,應當自行承擔責任”的規定以及最高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七條的規定,開發區中行未能識別出****在轉賬支票上加蓋的偽造印鑒,由此給工程指揮部造成損失,其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在無確鑿證據可以證明工程指揮部在存款過程中及對于存款被騙具有過錯的情況下,開發區中行應當承擔全部責任,并應賠償相應的利息損失。而開發區中行關于對申請追加的被告之一龍灣農行承擔責任并由工程指揮部承擔部分責任的抗辯理由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⑶行兄髡乓蟣景干嫦有淌路缸鎘χ兄股罄?,應追究有關****的刑事責任并不影響本起存款合同糾紛案件的審理,本案并不以刑事案件的審理結果為依據,對該抗辯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一審法院判決,判令開發區中行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工程指揮部存款184萬元并賠償利息損失,駁回工程指揮部其他訴訟請求??⑶行脅環輪菔兄屑度嗣穹ㄔ旱囊簧笈芯?,提起上訴。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后,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
    省高院經庭審審理查明后,認為:一、本案系因支票偽造而引起的錯誤付款糾紛,即本案款項是從當事人的支票存款賬戶中付出,而非從當事人的普通賬戶中付出,故本案案由應為票據損害賠償糾紛。 本案糾紛與他人的詐騙行為系不同的法律關系,本案的審理不影響詐騙案件的查處,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條規定,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的經濟犯罪糾紛線索、材料,應將犯罪嫌疑線索、材料移送有關公安機關查處,經濟糾紛案件繼續審理??⑶行幸籩兄股罄肀景傅納纖呃磧擅揮蟹梢讕?,不予支持。二、隨著科技的發展,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段越來越多。銀行必須針對這種現狀,不斷改進、提高自己的防偽鑒別能力,以充分保障客戶存款的安全。如果銀行不能提高自己的防偽鑒別能力自愿接受客戶的存款,這些存款一旦被他人以偽造的支票轉走,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只要付款人未審查出票據上偽造、變造的簽章,仍然要承擔重復付款的風險。因此,開發區中行對工程指揮部款項損失應承擔主要賠償責任。三、龍灣農行作為本案支票委托收款的被背書人,屬于持票人。持票人若對支票錯誤付款有過錯,根據《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應承擔民事責任。而龍灣農行違規給虛擬的云天公司開戶,而該虛擬的公司恰恰又是收款人和委托收款的背書人。龍灣農行作為委托收款的背書人,根據《票據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以背書轉讓的匯票,后手應當對其直接前手背書的真實性負責。而龍灣農行的前手為云天公司,該公司不僅印章虛假,而且公司亦虛假,龍灣農行未審查出其前手背書的真實性,有過錯,而該前手又是在農行開戶。同時,龍灣農行在發現有犯罪嫌疑時,未及時報案,亦未提供監控錄像導致****無法抓獲。據此,龍灣農行負有相應的過錯,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以承擔工程指揮部本金損失的30%為宜。四、工程指揮部作為本案支票的被偽造人,屬于被偽造的出票人,在票據偽造關系中,其無過錯。但在票據錯誤付款關系中,因其在付款人的對賬單中,已確認本案被錯誤付出的184萬元款項。工程指揮部在長達一年的時間未對本案的錯誤付款提出異議,以致***因無線索偵查而未能被抓獲,工程指揮部在本案中亦有過錯,該款項的利息損失由其自負。
    據此,原審判決部分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實體處理不當,省高院遂依法作出終審判決,判決撤銷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判決開發區中行賠償工程指揮部128.8萬元;判決龍灣農行賠償工程指揮部55.2萬元;駁回工程指揮部其他訴訟請求。至此,本案民事代理也獲得了圓滿成功。


     附:一審、二審代理詞

    一審代理詞

    審判長、審判員:

    浙江震甌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原告溫州市安居工程建設指揮部的委托,由本律師依法擔任其在本案中的一審訴訟代理人。現針對本案的有關事實及法律規定,發表代理意見如下:
    一、本案糾紛的合同性質屬存款合同。第一被告違反該存款合同義務,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從本案原告的起訴以及第一被告的答辯來看,原告與第一被告對本案的糾紛合同性質屬存款合同并無異議。代理人認為從本案原告在第一被告處開立帳戶并將款項存放在第一被告處開始,原告與第一被告之間便形成了存款合同關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六條規定:“商業銀行應當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的侵犯”,第一被告就有義務保障原告存款的安全,并如實記載帳戶的款項往來及余額。但第一被告卻在原告未實際發生業務的情況下,在原告賬戶內扣減了184萬元(根據原、被告分別提供的證據3《對賬單》可以證實),可以認為其行為違反了雙方的合同約定和法律的規定,第一被告應當承擔返還款項及賠償利息損失的違約責任。

    二、本案系違約之訴,而非侵權之訴,第一被告的抗辯理由均是不能成立的。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122條規定:“因當事人一方的違約行為,侵害對方人身、財產權益的,受損害方有權選擇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擔責任”,原告有權選擇基于違約或基于侵權進行起訴。而本案原告選擇的是基于違約進行起訴,故本案應為違約之訴。而第一被告基于侵權之訴的抗辯理由均不能成立。

    1、第一被告要求中止本案審理的理由不足。第一被告答辯稱:“根據‘先刑后民’的原則,本案應先中止審理,待公安部門破案且刑事判決生效后再予以恢復審理。”對此,本代理人認為,根據目前的情況可以認為原告的存款缺少存在第三人的詐騙行為,但那是第一被告與該第三人之間另案法律關系,而不屬于本案第一被告的免責事由。而且,由于本案原告與第一被告之間并不存在任何詐騙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0條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發現與本案有牽連,但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的經濟犯罪嫌疑線索、材料,應將犯罪嫌疑線索、材料移送有關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查處,經濟糾紛案件繼續審理”,關于詐騙一案公安機關已經立案,而本案系存款合同糾紛不存在被告所稱的“先刑后民”的問題,本案的審理程序不應被中止。

    2、第二被告中國農業銀行溫州市龍灣支行對導致第一被告違約是否有責任,與本案無關。
    由于本案系原告與第一被告雙方之間的存款合同糾紛,根據合同的相對性,訴爭存款合同的權利義務關系僅及于原告與第一被告雙方。第二被告中國農業銀行溫州市龍灣支行作為訴爭存款合同外的第三人,其對導致第一被告違約是否有責任,不影響本案原告與第一被告之間基于存款合同而發生的合同權利義務關系。雖然第一被告申請追加中國農業銀行溫州市龍灣支行為本案第二被告,但原告還是堅持認為第二被告與本案的違約之訴無關。

    3、本案第一被告是否盡合理謹慎之審查義務,不影響其違約責任的承擔。事實上,本案第一被告也并沒有盡到合理謹慎之審查義務。
    本案原告與第一被告之間形成的是一個存款合同關系,原告在第一被告處存放金錢后,第一被告便有保障原告的存款安全合同的義務。如果第一被告不能保障原告的存款安全,根據合同違約無過錯原則,不論其在該過程中的注意程度如何,其均要向原告承擔違約責任。而且第一被告作為一家金融機構,其從儲蓄和信貸活動中獲取巨額利潤的同時,也有義務通過技術投資和硬件改造加強風險防范,不斷改進、提高自己的防偽鑒別能力,確保儲戶的存款安全。但是,事實上,本案第一被告并沒有盡到合理謹慎的審查義務。而且,中國人民銀行于1997年頒布的《支付結算辦法》是部門規章,其第17條的規定有違《合同法》第5條規定的公平原則,不能作為本案適用的依據。

    4、關于原告在本案中是否具有一定的過錯問題。
    第一被告在答辯時稱原告在其銀行開立基本存款帳戶后,于每月的月末均已將余額對賬單寄給原告核對。事實并非如此,原告的存款被錯扣發生在2004年9月28日,而被告提供的余額對賬單的日期為2004年11月30日(不能證明是當天打印,當月送交原告處),而且當時未提交明細賬單(分戶帳對賬單),致使原告的工作人員因對銀行的信任而蓋章,而蓋章的時間離被錯扣的時間已經有3個多月了。后原告于2005年10月13日拿到分戶賬對賬單后就向被告提出了異議。原告對存款被錯扣是沒有任何責任的。
綜上,本案第一被告違反存款合同義務,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以上代理意見,敬請合議庭慎重予以考慮。
此致

    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代理人:浙江震甌律師事務所 葉連友律師

                                                                         二00六年五月十二日

    二審代理詞

    審判長、審判員:

  浙江震甌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上訴人溫州市安居工程建設指揮部的委托,依法由我們擔任其在本案中的二審代理人。現根據本案事實及相關法律規定,圍繞雙方爭議的各項焦點,發表代理意見如下:

    一、本案不存在需要中止審理的事由,不應中止審理。

    (一)本案系因被上訴人在上訴人處開立銀行帳戶,上訴人未依照實際發生的業務從被上訴人帳戶內扣減存款而引起的存款合同糾紛。本案中,被上訴人在一審時已經提供對帳單等證據證明雙方存款合同關系的存在。由于被上訴人主張的是存款合同糾紛,因此本案中需要審理的問題是上訴人的扣款行為是否構成對存款合同的違約、是否需要承擔違約責任及是否存在免責事由等。上訴人因他人的詐騙行為錯誤付款而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只是上訴人與他人的另案法律關系,與本案爭議的責任承擔無關。即使詐騙犯罪成立,他人對上訴人的詐騙行為也不能構成上訴人違約行為的免責事由,上訴人應先行承擔違約責任,再向他人追償。因此,該詐騙行為是否存在、是否構成犯罪及其內容如何,均不能構成本案中止審理的依據。

    (二)由于被上訴人與上訴人之間不存在詐騙關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0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發現與本案有牽連,但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的經濟犯罪嫌疑線索、材料,應將犯罪嫌疑線索、材料移送有關公安機關查處,經濟糾紛案件繼續審理”),人民法院不應中止審理本案。

    上訴人雖上訴稱“安居指揮部財務管理混亂”,“財務人員一人可以同時取得該轉帳支票上所有的印章”及案發前兩天“安居指揮部出納將財務印章交給他人保管”,但其在舉證期限內并未提供可以證明上述事實的相關證據,其主張不能成立。另外,由于本案中詐騙分子使用的是偽造的印章,安居工程指揮部的財務管理狀況及印章管理情況實際上也也與本案的詐騙行為無關,更與本案的違約責任承擔無關。

    (三)本案是存款合同糾紛而非偽造、變更、虛開存單等存單詐騙糾紛,不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存單糾紛案件的若干規定》。退一步講,即使本案屬存單糾紛,上訴人援引的該《規定》第三條第三款也不足表明本案應當中止審理:1、該規定所說的中止審理,應以“案件當事人”偽造、變造、虛開存單或涉嫌詐騙為前提,但是,本案中的詐騙嫌疑人并非本案當事人,而是案外的他人;2、該規定所說的“中止審理”,應以“存單糾紛案件確須案件結案后才能審理”為前提,而本案如前所述,系存款合同的違約之訴,因此,與涉刑案件的偵查、審理無關,無需等到刑事案件結案后才能審理;并且,該《規定》第三條第三款后半句也明確規定“對于追究有關當事人的刑事責任不影響對存單糾紛案件審理的,人民法院應對存單糾紛案件有關當事人是否承擔民事責任以及承擔民事責任的大小依法及時進行認定和處理。”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生效時間是1998年4月29日,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存單糾紛案件的若干規定》的生效時間是1997年12月13日,因此二者如有沖突,也應以后生效的司法解釋的規定為準,即“經濟糾紛案件繼續審理”。

    二、一審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

    本案中,根據被上訴人提交的對帳單及各方當事人的陳述,足以表明被上訴人在上訴人處開立帳戶及上訴人扣款184萬元的事實。由于本案爭議的是上訴人扣款184萬元有無實際業務依據及是否構成違約,故上訴人對其扣款的合法性負有舉證義務。而根據各方確定一致的事實,上訴人扣款系基于第三方的詐騙行為,故其扣款并無實際業務依據。一審法院認為上訴人作為存款合同的一方,依法具有保證存款安全的義務,故依此判定上訴人承擔返還款項并承擔利息損失的義務,符合法律規定。

    上訴人主張本案系票據糾紛,與事實不符。被上訴人作為本案爭議的當事人一方,自始至終均未進行過任何票據活動,因此,被上訴人與上訴人之間的爭議不可能屬于票據糾紛,而只能是存款合同糾紛。本案雖有他人偽造票據簽章騙取款項的行為及農行加蓋交換章的行為,但上述行為至上訴人扣款時均已全部完成,以扣款為終點。而本案糾紛卻是產生于上訴人的扣款行為,以上訴人的扣款為起點,故所謂的“票據活動”與本案上訴人的違約扣款行為分別產生于不同的階段,對應的也是完全不同的法律關系。

    三、被上訴人及農行龍灣區支行是否存在過錯與本案糾紛的責任承擔無關,且被上訴人事實上并不存在過錯。

    如前所述,本案系存款合同違約之訴,被上訴人及農行是否存在過錯,均不構成上訴人違約行為的免責事由。故其過錯有無及程度如何均與本案糾紛無關。

    而被上訴人事實上并無過錯。上訴人稱在原告開立帳戶后,于每月月末已將銀行對帳單寄給原告核對,事實并非如此。被上訴人的存款被上訴人錯扣的時間是2004年9月28日,而上訴人提供的余額對帳單的標注日期卻為2004年11月30日,且不能證明是當天打印、當月送交被上訴人,而且也沒有明細帳單(分戶對帳單),致使被上訴人工作人員事實上不能核對,并因對銀行的信任而蓋章。另外,被上訴人的蓋章發生在存款被扣之后,且距離已有3個多月,故被上訴人的蓋章行為也與上訴人的款項被騙沒有因果關系,上訴人的損失應自行承?;螄蚴┢咦煩?。

    四、上訴人是否已盡合理審查之義務與本案責任承擔無關,且上訴人事實上未盡合理、謹慎之審查義務。

    如前所述,本案系存款合同糾紛,因此,上訴人不能在自身不存在過錯為由免責,故其是否已經合理審查之義務與本案責任承擔無關。而事實上,上訴人作為一家金融機構,其從接受存款和信貸活動中獲取巨額利潤的同時,也有義務通過技術投資和硬件改造加強風險防范,不斷改進、提高自己的防偽鑒別能力,確保存款方的存款安全。但是,上訴人在業務活動中并未配備足以辨別偽造印鑒的設備,而僅僅采用了肉眼識別的方法。如被上訴人的答辯狀中所述,上訴人也沒有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的《支付結算會計核算手續》的有關規定,依法查核支票來源及印鑒的真實性。因此,其在本案中,并未盡合理、謹慎的審查義務。

    因此,代理人認為,上訴人以《結算支付辦法》第十七條規定為由拒絕承擔責的、任理由不充分。而且,《結算支付辦法》屬于部門規章,其第17條之規定有違《合同法》第5條規定的公平原則,不能作為本案適用的依據。退一步講,如本案如上訴人所稱系票據糾紛,則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九條之規定:“付款人或者代理付款人未能識別出偽造、變造的票據或者身份證件而錯誤付款,屬于票據法第五十七條規定的‘重大過失’,給持票人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而《票據法》第五十七條則規定:“付款人及其代理付款人以惡意或者有重大過失付款的,應當自行承擔責任。”

    綜上,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均不成立,其上訴應予駁回。請貴院維持一審判決。

                 被上訴人代理人:葉連友 楊介壽

                        二OO六年十月二十日


【返回】